全國化工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

中國石油和化工勘察設計協會環境保護設計專業委員會

全國化工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

中國石油和化工勘察設計協會環境保護設計專業委員會

www.filmesdivx.com

不忘初心 堅持為行業服務 砥礪前行

發表時間: 2020-05-22 07:48:51

瀏覽:


——在2019年全國化工環保中心站年會上的發言

 

各位領導、各位新、老技術委員大家好!  很高興還能和大家在一起相聚,很榮幸還能坐在這里跟大家進行交流?;谝恍┰?,去年我們沒有開會,今年這個會就顯得珍貴一些,大家也是難得一聚。這次會上我們將進行技術委員的換屆工作,還有一些交流內容,另外今年還是全國化工環保中心站成立四十周年。我們國家傳統理念,但凡需要紀念的日子,十年是大典,國家今年“十一”隆重的舉行了新中國成立70周年紀念大會,聲勢浩大的閱兵和游行,彰顯了我國70年取得的偉大成就,震撼了整個國際社會,也讓國人滿滿的揚眉吐氣了一把。環保中心站到今天已經成立四十周年了,四十年的光陰,對于一個人的生命時長,不是一個很短的時間段,而在歷史的長河中,只是一瞬間。但是,處在一個偉大的變革時代,只此一瞬,便如流星滑過蒼穹,在茫茫宇宙中,粉碎了它自身所有的能量,照亮了天地,留下了最后的浪漫與輝煌。

十年前,在我們紀念環保中心站成立三十周年的會上,我作為站長做主題發言,之后我曾說過,不知道在四十周年的紀念日時,我還在不在了,如果有幸還在的話,真的希望還能與大家再相聚?,F在看,這個愿望實現了,而且,還看到了和我一路走來的老委員們,尤其是今天來到我們會場的,還有參加了我們當年“化工部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專業委員會”成立的第一次會議的老委員,年齡已經八旬有余的曹智澄、年過七旬的程新源及老顧問季惠良和俞守業兩位老先生,心里感到非常的欣慰。當然,在會場上,我也見到了一些年輕的新委員,說明了我們的事業在延續,環保中心站的隊伍在壯大。但是,面對著你們,高興的同時,我也確實感到,自己是真的老了。按照會議的安排,讓我再講一講,做個發言。譚站長在交代任務時,我也問他,講點什么呢?按慣例,紀念性的活動,總要有老一代的人做回顧性的發言,回顧過去,勉勵后人。通過你的梳理,讓老同志對一起經厲的歲月有個清晰的回憶,讓年輕人在了解的基礎上,再創輝煌。用時下最流行的話,叫作不忘初心,牢記使命,勇克時艱,砥礪前行。其實,做這樣的回顧性發言,我應該是比較合適的,也是有這個資格的。我是1987年接手環保中心站的工作,在站長的位置上干了26年,退休后又被返聘了4年,就是說,環保中心站成立四十年,我在站里呆了30年。在中國現時的職場上,在一個站長的崗位上從34歲干到60歲退休沒換地方,也真不是什么可炫耀的事。但是,對于環保中心站來說,他的榮辱興衰,卻和我有著緊密的聯系,所以,我有義務在這個日子,給大家做一個回顧。

. 最初的歲月

環保中心站成立于1979年,季節也是在這個時候,當時叫化工部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掛靠在吉化公司設計院,地點在吉林市。我是1987年到的環保中心站,那時專業委員會尚未成立,我接手后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籌備成立化工部環保中心站專業技術委員會,經過一年多的籌備,1989年,在山東青島召開了“化工部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專業委員會成立會議”,宣布了我們專業委員會的誕生,所以,今年也是我們中心站專業委員會成立30周年。本次會上,還將進行專業委員會的換屆。

一般講,一個新事物的出現,在初始階段,都充滿了朝氣,因為在它蘊育的過程中,為了成功的誕生,都積聚了足夠的能量,都對未來充滿了憧憬,在這一點上,有一個最偉大的預言,那就是七十年前我們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領袖毛澤東主席在新政治協商會議籌備會議上的講話中所講:中國人民將會看見,中國的命運一經操在人民自己的手里,中國就將如太陽升起在東方那樣,以自己的輝煌的光焰普照大地,迅速地蕩滌反動政府留下來的污泥濁水,治好戰爭的創傷,建設起一個嶄新的強盛的名副其實的人民共和國。而這一偉大的預言,在七十年后的今天,得到了充分的驗證。環保中心站專業委員會第一次會議出席人員15人,來自14個設計院,為第一屆委員會的委員,這次會議我們專業委員會換屆新委員候選人名單好像是52人,說明我們的隊伍在壯大,也說明了我們事業的發達。那時的中國,環境保護工作方興未艾,雖然還沒找到正確的思路,污染治理工作整體上也不得法,國民的環保意識更是無以言表,但是唯獨搞環保的人意氣風發,信心十足,兢兢業業,克盡職守,不論是設計院的技術人員,還是設備制造廠的老板或領導,不論是懷揣著對事業的追求,還是對金錢的極度向往,都以火一般的熱情參與環境保護這一崇高的事業。整個社會都以從事這一神圣的工作而自豪,搞設計的不斷的研發新的技術,搞制造的工廠如雨后春筍般誕生,國家投入了數不清的資金,環保人忙的不亦樂乎,二十多年的時間,最后的評價:一幫尷尬的人在干著一件尷尬的事,我國的環境保護局面是,局部有所改善,整體還在惡化。

但是,一如當時所有的環保人一樣,剛剛誕生的環保專業委員會,每個人都把自己的滿腔熱情投入到這一新的工作中,在這次會議上,提出了五項行業標準的編制計劃,《化工環境保護設計手冊》編寫的計劃,還對環保中心站的其他工作提了建設性的意見。雖然當時委員會人不多,但是熱情高漲,每個委員都對未來的新工作充滿了期待,可以說是躊躇滿志,今天在場的老委員曹智澄、程新源可以見證那時的激情。由此,環保中心站的工作走上了新的道路。我們回首三十年前的熱情和投入,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初心,用自己的工作,為再現我們偉大祖國的青山綠水貢獻一份力量。如今,三十年過去了,自黨的十八屆中央委員會以來,全黨、全國人民以習近平新時期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在大力建設小康社會的同時,下大力氣治理環境,新一屆環境保護領導機構,在新時期、新思想的引導下,強有力的開展環境治理,以還人民綠水青山的真情承諾,幾年的時間,讓藍天白云不再是奢望,青山常綠,碧水常清,建設美麗家園已經在廣袤的祖國大地成為現實,這一愿景的實現,不能不說也有我們的一份貢獻,盡管很微薄。

. 四十年歷程及自我反思

對于上一屆委員會的工作總結,譚站長已做了報告,為了讓新的委員對我們中心站有個整體的了解,我簡單的給大家說一下環保中心站四十年來的工作歷程,其中也包含我的反思。由于在環保中心站成立三十周年會上,我已經做了較詳細的報告,在這里就不按年代進行回顧。

環保中心站是1979年成立的,在此之前,化工部已經有14個中心站了,最早的設備中心站在1964年就成立了。為了行業發展的需要,1979年,當時的化工部以文件的形式又批準成立三個中心站,環保中心站便是其中之一,名稱為“化工部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我們國家在建國后的工業發展中,由于還沒有意識到大規模的工業發展會對環境造成破壞,也重復了“先污染,后治理”的環境保護老路,雖然在出席了斯德哥爾摩國際環境保護會議后,國家層面成立了環境保護機構,但是在全國范圍內,環境保護這一工作還沒有被重視起來。由于“文革”動亂剛剛結束不久,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號召全黨、全國把工作的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各行業都在撥亂反正,積極發展生產,環境保護工作還沒有放到重要的位置。另外,在十年動亂期間,受“四人幫”的“社會主義國家沒有污染”的謬論影響,我們國家的污染狀況已經很嚴重了,幾乎到了積重難返的地步。而化學工業是工業體系中重點發展的領域,在當時被冠以“污染大戶”的帽子,所以,治理環境污染,化工行業首當其沖。就是在這樣的形勢下,環保中心站成立,也算應運而生。

誕生是誕生了,那么接下來的路怎么走,沒譜,大方向有,但具體怎么做,不明晰。部里對各中心站賦予的職責是為行業服務,至于怎么服務,各專業內容不同。已經成立的站都具有自己的獨立專業,比如設備,總圖,土建,配管,電氣等,專業明確。而環保專業在當時還沒有形成一個獨立的專業,水、氣、聲、渣都包括,卻分散在不同的專業機構,沒有獨立的專業隊伍,國家也還沒有環保專業的高等院校畢業生。而當時我國的環境污染程度到底如何,化工行業在其中的貢獻率有多大,都還沒有清楚的具體資料,所以,兵書上講的“知己知彼”一樣也不具備。但化工部在此時籌建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顯然對其寄予厚望的。為了做到心中有數,化工部指派剛剛成立的環保中心站利用三年的時間,對全國重點化工企業的環境保護工作及污染現狀進行了深入調研,在掌握了大量的一手材料的基礎上,給化工部提交了關于我國化學工業污染現狀的調研報告。但是,八十年代初期,國家剛剛掀開改革開放的大幕,整個社會改革的大潮暗流涌動,先行者冒著危險勇立潮頭,全然不顧洶涌的波濤;更多的人小心翼翼,摸著石頭過河。不論人們懷著何種心態,都為這突然而來的全新的一個時代熱血賁張,創業的,淘寶的,種地的,經商的,心向著一個共同的目標勇敢的前行,那就是:改變自己的命運!

在這浩浩蕩蕩的隊伍里,秉承著保護環境的宗旨而頑強的做著工作的人們,雖然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但是那竭盡全力而發出的吶喊,在這排山倒海的聲浪里,顯得是如此微弱,以至于連自己都聽不見。倒是以環保為載體的鄉鎮企業,看準了時機,高舉著保護環境的大旗,用低技術含量的技術,高營銷水平的手段,在保護環境的領域里,干的是風生水起,游刃有余。而最終的結果是,在一個時期內,高技術含量的治理技術,因其成本,進不去;低技術含量的治理設備,不斷的被復制,千篇一律的治理著千變萬化的污染。資金不斷的投入,裝置在不斷的上,污染還在繼續惡化,這一惡性循環,持續了很長一段時間,環境沒見好轉,土豪卻產生了一批。

環保中心站在這一歷史時期,并沒有做旁觀者,雖然力量如此微小,“位卑未敢忘憂國”,建站的前十年,環保中心站每年組織召開全國化工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交流會,出版了內部刊物《化工環保工程》(季刊)(油印本);編制了《化工污染物及其防治情況資料匯編》、《吉化公司污水處理場》初步設計、吉化公司廢物焚燒場初步設計和吉化公司廢渣填埋場初步設計;組織完成了國家標準《化工建設項目環境保護設計規定》(1985年頒布實施),組織編制完成了《化工建設項目環境保護篇編寫規定》,受當時國家環保局委托,組織編制《建設項目環境保護設計規定》(頒布實施)?;I備組建“化工部環保中心站專業委員會”。

以上,是環保中心站前十年的工作以及取得的成績,我為什么要單獨把這一段歷史講一下呢,因為在那段時間,我不在中心站,我們的老委員們也都是在1989年成立專業委員會后開始參與中心站的工作,所以,對那一段時間里環保中心站的工作,了解的少,在四十年后的今天,我有必要給大家介紹,讓人們有個了解,尤其是年輕的委員們。歷史是連續的,不容割裂,更不應忘記,忘記歷史的民族一定是沒有希望的民族。

1988年,我任站長,1989年,成立專業委員會,會上,由我做環保中心站建站十周年工作報告。從1989年到現在,環保中心站的工作,在座的老委員都參與了,我不在此細述,只簡單的羅列如下:

1、環保中心站專業技術委員會,歷經四屆共召開十二次會議,至2008年,中國石油和化工勘察設計協會環境保護設計專業委員會成立,兩會合一,以后即以新的委員會名義開展活動;

2、組織十一個設計院的專業人員,編寫了《化工環境保護設計手冊》,106萬字,1998年出版,再版一次;

3、組織編制標準共13批次11  項,具體為:國家環保部下達的污染物排放標準一項;國家建設部下達的國標一項;化工部批準頒布實施的行業標準六項;國家發改委下達的標準一項;目前正在編制的行業標準四項,其中一項已經批準,尚未出版;

4、受化工部委托,考核確定11家環保設備生產廠為化工部指定設備生產廠;

5、為企業編制環境影響報告書(表)上百項,環境污染治理工程兩項,咨詢項目四項(包括試驗項目)。

6、1989年,在青島,召開環保中心站成立十周年紀念會;

   1999年,在南京召開環保中心站成立二十周年紀念會;

   2009年,在杭州召開環保中心站成立三十周年紀念會;

   2019年,也就是今天,我們在此聚會,慶祝環保中心站成立四十周年。

   以上會議均由我做專題報告。

成績的取得,是一代又一代的中心站人努力的結果,其中也包括我們在座的各位委員及所有參與中心站工作的熱心人士共同努力的結果,在此,我向歷屆環保中心站的技術委員及專業技術人員表示衷心的感謝。

成績歸功于大家,但是,環保中心站的工作還是存在著一些不足,如果我們早一點認識到這些問題,也許會讓我們的工作做的更好。在安排我發言時,譚站長希望我說說對中心站未來工作的建議,我講不了,形勢在發展,政策也在變,領導的意圖也在變,所以,說的不好,不如不說。但是,我比較同意鄧小平在與撒切爾談話時說的一句話:以后的事留給后人去處理吧,他們總比我們更有智慧。

我的反思如下:

九十年代的交流會,參加我們會議的除了國內的環保設備制造廠家,還有美國麥王、日本荏原、臺灣福鼎、日本橫濱等企業,參會之后,我們沒有繼續合作,借勢發展壯大自己,錯過機會;

國家實行市場經濟以后,1992年,在上海仙霞賓館的站長會上,當時的化工部基建司領導,也是我們所有中心站的最高領導,高瞻遠矚,以超前的意識號召各中心站走進市場,發展經濟,用市場經濟的頭腦,創收經濟,自己養活自己,從而駕馭自己的命運。我站也建立了自己的經濟實體,開展經營工作,但是僅僅是小打小鬧,沒有象設備站等搞的那么有成效,反思起來,是我們缺少智慧,缺少市場經濟頭腦,具體說,是我缺少頭腦,而且,也缺少人才。

進入2000年,國家改革開放的力度加大,尤其是十八大以來,中央為自主創新創造了一系列的有利條件,技術創新的路更加寬廣,但是,我們沒有抓住這各個歷史時期呈現的機遇,仍然以舊有的思維和方式,老套的做著傳統的工作,按部就班,內容沒有更新,程序千古不變,殊不知社會在進步,市場在變化,與時俱進才是保持生命力的必由之路,否則,終將被時代所淘汰。

我深深的感到,我們真的不缺少熱情,缺少的是智慧。我們實在是缺少任正非的頭腦!

. 當前的一點工作及多余的話

剛才譚站長做了五年來的工作報告,并傳達了協會的中心站工作精神,其中標準化工作仍然是中心站的重點工作之一。受譚站長委托,我退下來這幾年,還在參與幾項標準的組織、制定工作,當然,是沒有報酬的,完全是盡義務。我把今年幾項標準的編制情況給大家介紹一下?,F在我們組織編制的標準還有四項,其中由建設部下達計劃的國標《化工建設項目環境保護設計標準》,已經由建設部批準,現在在計劃出版社排隊印刷,這項國標共有十二家設計院參加編制,今年有望與大家見面;工信部下達計劃的行業標準有三項,其中《濃鹽水蒸發塘設計標準》送審完畢,年底能上報;《磷化工固體廢物堆場設計與施工規范》征求意見結束,送審稿已經完成,年底可上報;《微生物法修復化工土壤技術規范》是為了配合國家下發的《土十條》而編制的標準,目前已完成送審稿。以上三項標準均由環保中心站組織、北京軒昂環??萍脊煞萦邢薰緺款^主編,參編單位有中石化南京工程有限公司、貴州甕福(集團)有限公司、云南云天化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勝義環保公司、湖北宜化公司、中藍連海設計院,有研工程技術研究院、藍星工程有限公司、浙江建投環保工程有限公司、廣州南方環境有限公司等。標準化工作是對行業發展起著重要作用的一項工作,需要大家的熱心參與,希望我們各委員及委員單位,對于給行業發展能帶來促進作用的亟待編制的標準,及時的與環保中心站聯系,我們每年有標準的編制計劃,歡迎各位的參與。

本來譚主任交代,讓我講點希望的話,我想了很久,感到不好講。和我一代的人,不用再講了,他們伴隨著共和國一路走來,和我一樣,對待工作有著最質樸的感情,雖然清貧卻豪情萬丈,身無半點積蓄卻高舉著信仰的大旗,義無反顧。聆聽的是對事業無私的奉獻,欣賞的是“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蔽易罱匾馊ネ醺I了一套書,叫做“南渡北歸” ,講的是抗戰初期,為了躲避戰亂,保存我們國家的教育資源,當時的國立北京大學、國立清華大學、私立南開大學等高等學府從各地一路遷徙,最后在云南昆明落腳,成立了綜合性的國立西南聯合大學。辦學條件之簡陋,生活之艱苦,讓人無法想象。而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僅僅八年時間,卻英才輩出,從這里走出了楊振寧、李政道、馬識途、汪曾祺、梁思成、林徽因、梁漱溟等在中國乃至世界上各個領域里璀璨如明星的一群人。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兩彈一星”功勛獎章獲得者、諾貝爾獎獲得者中,都有西南聯大學生的身影。我對這段歷史一直想知道的更清楚,所以,這套書出版后,馬上去買了來。書中的照片上,是當時學校里的一群學生,看了你怎么也不能相信,這些就是號稱中國最高學府的教師和學子們。著名學者陳平原在看了照片時,感動的說了這樣的一段話:一群衣衫襤褸的知識分子,器宇軒昂地屹立于天地間,這應當就是國人眼里北大人的形象。不管將來的你們從事什么職業,是否都能常常自問,作為北大人,我們是否還存有那種浩然之氣?那種精神的魅力,充實的人生,“天地之心,生民之命,往圣絕學”,是否還能在我們心中激起共鳴?我被這段話感動的熱淚盈眶。而如今,我要還拿這樣的話,跟年輕人大談信仰之類的鼓勵話,現在好像叫心靈雞湯,是不是有人會問,這個老頭腦子進水了吧?想來想去,還是不說了吧,和年輕人之間,不僅橫亙著幾十年的歲月,而且身處在不同的時代,但是無論怎樣,未來總是屬于年輕人的。

今天,和大家相聚,心里很高興,尤其見到了我的老委員們,甚感欣慰,人生之短暫,能為了做一個事相處三十年不離不棄,而且還是費力不賺錢的事,真的是難能可貴。而今天到會的各位,我也向你們致謝,感謝你們對環保中心站工作的支持!

說了不少,有對的,有不對的,權當老年人話多。說話在當下也是有講究的,有人總結說話的智慧:

該說的會說——水平

        不該說的不說——聰明

        知道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城府

所謂之情商,亦如此。

最后,希望大家不忘初心,堅持宗旨,守住我們曾經的理想與激情,用習近平新時期社會主義思想統領我們的工作,在協會的領導下,爭取更大的成績。

愿我們的祖國更加美好

愿我們的事業更加興旺

祝老委員們健康長壽

祝各位委員工作順利!

祝會議圓滿成功!

                                 2019/11/6    于宜興

 

 


不忘初心 堅持為行業服務 砥礪前行
長按圖片保存/分享

游客 無等級 2020-04-15
12321312312312
游客 無等級 2020-04-15
12321312312312
  • 聯系人:
  • 電 話/郵 箱:
  • 留言內容: 最多請輸入 250 個字
  • 驗證碼:
    請輸入驗證碼

Copyright © 2018 全國化工環境保護設計技術中心站 版權所有  會員服務:0510-87418884,87427000   網站備案號:蘇ICP備14048746號-3

復制成功
微信號:1234
添加微信好友,詳細了解產品
我知道了
欧美床戏456无遮掩完整版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